您当前位置:主页 > S绿生活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S绿生活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粉丝数:996+
浏览量:599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29 20:37:30


也许你说不出大稻埕究竟是有什幺样的历史价值,但你肯定有听过霞海城隍庙的月老有多灵验、蛙咖啡里面多有文艺气息、逢年过节试吃到饱的年货大街、国庆日挤爆人潮的大稻埕烟火秀,还有数不尽看不完的老店老街老老闆们,在地风味十足的大稻埕之所以会有其需要珍贵保存的价值,除了让人捨不得翻新的老厝之外,还有在里面经营百年老店的这些在地人,让整个老街活络起来的不只是时光沖不散的历史意义,还有浓厚的人情味。
辅大文创系毕业展《Who说八稻》中,『拾色信也』为主要研究大稻埕中的产业脉络与人物故事,将这些在地草根人物的生长记忆与时代变迁,与独特的色彩观点做结合,让我们可以一窥大稻埕迷人的人文韵味;『拾』- 从光复前创立到今,与近两年新进店家的口述历史记录,与在地芳草人物访谈趣闻。『色』- 藉由人物主观的记忆色彩,与街角巷内独特用色,唤醒大稻埕的多彩样貌。也许我们无法参与大稻埕从古至今的珍贵时代流动,但是却可以透过访谈,回味大稻埕曾经的繁华美丽。

『拾色信也』主要分为几个大部分: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人物印象 
在地的人物,说在地的故事。纪录大稻埕的常民文化与风俗民情,在经过年岁流转和时代推移下的各个故事,呈现属于大稻埕的人文厚度。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色彩计画
捕捉大稻埕街景色彩,包含年货大街、私宅设计。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工艺传承
专业技艺的发展与庶民生活的习态有关,大稻埕拥有独特的工艺产业,在专业分工上,展现其各自的生命力,但在时代的推移与产业的变迁下,带出的却是传统工艺产业的消落,透过纪录,我们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传统产业的现况。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产业变迁
大稻埕是台湾的产业文化缩影,观看整个台湾的产业概况,过去多为自体发展,而现在的店家则充满着外来的元素,透过本书刊的记录带出各个在大稲埕奋斗的人们,在经历了多个经济改革时代后,仍然坚守信念,守护着店面原始的样貌,随着时间流逝,记忆的痕迹并未消去。
人物的访谈围绕着大稻埕过去现在未来带给他们的所有点点滴滴,藉由这些历史回忆,希望能让原本连大稻埕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年轻人们,对于这个古老的城镇更加有兴趣。历史并不艰涩,由前人口中所说出来的故事,比架空的梦幻剧情其实还要更引人入胜。
《台北霞海城隍庙 》信仰与文化之间的无限想像 - 一位学习新知识与资讯的长辈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随着贸易经济的改变与台北市商业中心的转移,大稻埕地区逐渐老化,也使得台北霞海城隍庙的香火呈现衰微之现象。在民国七零年代后期开始,台湾社会激起一股回归乡土的本土文化寻根风潮,许多文化界人士开始关注一些被忽略的乡土文化与传统文化,在此风潮的推波助澜下,促使了当时的政府,在行政院的管辖下成立了「文化建设委员会」,随后更公布了「文化资产保存法」,而台北霞海城隍庙也就在此时期被列入了第三级古蹟。

「从民国八十三年,我哥哥过世后,我就开始接手管理了,然后在八十五年开始举办年货大街,八十六年开始有「大稻埕逍遥」,我一进来先做的就是接手这个庙宇。」台北霞海城隍庙管理者陈文文说。当时的台北霞海城隍庙正在进行古蹟修护的工作,而对于文文姐来说,一时间必须打理这幺多的事,是一件非常大的任务,「我们当年为了这个庙要修理,就直接在旁边搭了一个临时的庙,随然很辛苦,但自从我们的古蹟修护案合作后,接下来的古蹟修护工程一件一件都慢慢开始顺利了。」文文姐说。

刚接下管理职的工作没多久,文文姐有感于对于地方上的文化有保存与推广的义务,加上台北霞海城隍庙属于当地的信仰中心,因此在筹备多方的资源下,开始了许多的规划,「像是庙宇修护,这个是一个硬体的东西,还有一种叫做软体的,就是人事与行为的管理,还有一个活动,活动也是软一点的东西,我也要做!」文文姐说。于是她开始规划一个以在地导览形式的文化活动,从民国八十六年举办了第一场的「大稻埕逍遥游」后,一直到今年六月即将迈入第四百期,真的不容易。文文姐的心中非常的感动,能有如此的成就,也就是因为当初想要回馈地方的一个初衷。

因为有了在地的文化活动后,陆续开始有了许多的回馈与鼓励,文文姐说,「我很侥倖也很幸运,我好像在搞文化,好像在搞什幺社区活动的感觉,结果没有想到当初不小心地去做,然后就引起年轻人开始进来。」经营台北霞海城隍庙的一路上,她始终如一的是对于在地有着深厚情感的连结,犹如文文姐所说,「在地人疼惜在地人,我是在地人,所以我来做这在地的事情,我来疼惜我的在地人。」对于故乡、对于人情的坚持,都是一路上支撑着文文姐的动力,也因为在地人对于大稻埕的了解与珍惜,使得如今的大稻埕有了更多的想像。

最后问及有关这一路上的心路历程?她说,「是自己摸着良心知道自己今日的成就得来不易,在一个满动荡的时代,有办法用这一间庙,并使它有一些成绩,有办法用父母给的资源,真的要很感谢!」在文文姐担任庙婆的职务时,或许过程中充满艰辛,但因为有着求新求变的心态与勤于学习新知的努力,因而做出了许多的创新改变。就像她所说的,「我的年纪已经不是在吸收了,所以就应该慢慢地释放你应有的、可以的一些能量给别人。」因为深爱这块土地,所以不想失去,因为疼惜这份传统,所以坚持的付出,相信在文文姐的管理之下,台北霞海城隍庙会有更缤纷的未来。

对于台北霞海城隍庙的发展有何想法?
像是现在迪化街有许多传统的东西都还存在,整个氛围很好,就像是在鹿港,鹿港本来就有规划保存,所以保存得更牢靠,这样最好。所以我认为我们也是,就是该保存的都有保存了,因为只要丢掉了一两样,真的抓也抓不回来了,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我们有努力去让年轻人愿意回来,所以只要有年轻人回来就是一个希望,我们的庙跟人家不一样,现在很多的庙你看到的都是老人,没有年轻人,在霞海城隍庙我反而是奇珍异兽,因为我最老,所以发展就是这样子,只要有年轻人进来就会有希望,有希望你做的就会很兴奋。台北霞海城隍庙的修护工程对于大稻埕的古蹟建筑有何影响?在民国七十几年的时候,差一点整条迪化街就要被拆掉,但是一些有概念的人、从事古蹟保存的人,他们就觉得说,这种事情是不可为的,所以我们很多做城市规划的老师就向当时的政府提出非常严重的抗议,无论用多少力量都要把这条街给保存下来。民国八十年后,这件事才尘埃落定,确定不会再拆了。

霞海城隍庙是这里第一个真正的古蹟,整条迪化街没有一个真正的古蹟,只有我们是真正的古蹟,其他都算是传统建筑,或是什幺年代的产业,我们是在民国七十四年被内政部订定的,所以整理这些古老的东西,就是要整旧如旧,越修理越老,不是修理到新,因为这样这里就会失去光彩了。

如何看待台北霞海城隍庙管理者的角色?
这个庙不是很有钱啊,但我还是要去做,这不是使命,是认命。我觉得人不要太活在自己的时代,要多向不同的人学习,譬如说向老人家学绣花、学袜子怎幺补,向老人家学看书,他们看书都还要做笔记,现在人都不会做了啊,所以我觉得要跟老年人学习,再加上自己的东西,然后整个保存住,这样不论这个国家社会怎幺改变,最后古老的文化还是保存住了,我们还是会存在,所以每一样东西都有美跟丑,不用去担心我们可以保存多少,有多少算多少,不然你一直开发到最后会什幺东西都没有。

你眼中大稻埕的色彩?
粉红色啊,因为我的制服是粉红色的,没有政治色彩,只有柔软的表达。
《台北霞海城隍庙 》信仰与文化之间的无限想像 - 一位追求老文化与价值的年轻人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台北霞海城隍庙的创建历史,最早是在一八二一年时,以陈金绒为主的泉州同安下店乡海内派乡亲结伙渡台发展,并奉请故乡的守护神城隍金身来台开始的,其开基祖庙为同安霞城临海门府城隍,长期以来一直都是同安下店乡海内派人士的信仰中心。初至台北盆地时落脚于艋舺附近的八甲庄,后因一八五三年艋舺的顶下郊拚,同安人与三邑人发生械斗事件,因此护奉城隍金身至今日的大稻埕地区发展,战败后的同安人在安顿稳定之后,于一八五六年由陈金绒之子陈浩然号召居民建庙侍奉霞海城隍,时至今日,在迪化街上近一百六十年历史的台北霞海城隍庙,已是香火鼎盛、受人爱戴的信仰中心之一。

台北霞海城隍庙文宣负责人吴孟寰说,「当初逃出艋舺时,原本没有打算到大稻埕,是要去大龙峒的保安宫,因为保安宫是供奉保生大帝,保护同安人之意啊,可是因为太远了,所以逃不过去,那他们之前逃的路线就是沿着环河北路那边跑,之后就到大稻埕这边开始发展,那当初大稻埕就是一个大的晒穀场而已,没有庙也没有街,当时有一个人来发展叫林蓝田,林蓝田的古厝还在,现在是一间臻味茶苑在经营,卖茶业的。」从当初大稻埕只有「林义顺」等几间的店铺,到后来由陈浩然在大稻埕经营的「金同利糕饼铺」中供奉城隍开始,这些早期来大稻埕开垦打拼的人,逐渐地使大稻埕开始繁荣,商业贸易日渐兴盛,而一路上台北霞海城隍庙也见证了大稻埕地区的发展。

在因缘际会下,于十年前,吴先生(以下称为 Titan)与现任台北霞海城隍庙管理人陈文文为英文补习班的同班同学,彼此认识之后,因为理念的契合,因而开始了一起经营推广台北霞海城隍庙的计划。 「很有趣的是文文姐是一个长辈,但她一直在学习新的知识与资讯,而我是年轻人,反而是在追求老的文化与价值。所以我们的火花就很有意思,她用她的经验,我用一些展览的概念与她配合,所以就会有一些新的想法与火花。」Titan 说。之后,他与文文姐在民国九十九年开始了充满创意的合作,两个人共同推动台北霞海城隍庙的许多新计划,激荡出更多有趣的火花与想法。

「譬如大稻埕烟火节,我们也做配合,做纪念品分享给大家,有一年就用玫瑰花,故意在七夕那个时候,以七夕为主题,另一个就是与大同区公所配合,做一个 Q 大同的活动,就是要 push 整个大同区的吃喝玩乐。」Titan 说。Titan 的加入,不仅代表着年轻人的想法外,更帮台北霞海城隍庙建立了品牌,「譬如说我们的 logo 啊,就是在这近几年做的,上面的那个印是很早以前城隍爷的那个印章记号,留下来就是这个样子,然后这个logo的字也是请一个书法老师写的。」

问及举办在地活动时有遇到困难吗? Titan表示,我们比较常跟公家单位合作,因为比较没有一些议论与纠纷。我们配合政府办的活动,那这问题就会比较少,因为彼此间的配合比较单纯,如果说我随便找一个企业,做配合活动的话,可能有时候活动初衷是很单纯的,就会变得不单纯了。

民间的信仰中心,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凝聚社会的角色,在早期社会的发展中,信仰中心的群聚效应,与在民间的牵动与号召上具有一定的地位,「其实我觉得还是有,因为现在是年轻人进来了,现在的群聚可能不是指住在这的人的群聚,而是吸引外面人来的群聚,群聚之后我们希望他到整个这个街区去看一看,去走一走,去了解文化。」Titan 说。

而关于台北霞海城隍庙未来的规划,Titan 说,「我们想要做更多的事情,像是今年刚好有个机会,带月老去了沖绳交流。在前年也做了一个活动,配合台北灯节,我们每年都会捐灯座,如果需要一些小的活动,我们也都很愿意推广。」
在一个见证大稻埕发展的庙宇中,世代交流的火花与创意激荡,正逐渐将台北霞海城隍庙带往另一片不同的天空,期待未来在吴先生与文文姐的合作之下,能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日本观光客会来台北霞海城隍庙参拜的原故?
当初是由日本的媒体开始报导,因为日本本身也有红线的传说啊,所以他们就很有兴趣,之后就陆续有许多平面媒体或是电视媒体开始报导,然后就越来越多人知道了,所以你问日本人月老的话,他们大概唯一知道台湾的月老就是龙山寺与霞海城隍庙,其他地方的月老可能对他们来讲会比较陌生。

你眼中大稻埕的色彩?
我觉得是粉红色,就是幸福吧。

你的店是什幺色彩?
因为真的太多彩多姿了,商业也有、宗教也有、什幺都有,以前是这样,那现在更是这样。
《248 农学市集》做任何事情都必需要可以被讲述 - 看进事物的本质,再萃取精华的故事,一个充满故事的人与店。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248 农学市集,于民国九十七年,在忠孝东路四段 248 巷成立了一个让生产者与消费者可以直接沟通与交流的农学市集,秉持着安全、无毒、友善环境的核心理念,提倡「用心开始吃」食物的观念,一路上慢慢建立起农友与台湾农业对于友善农法的信心,加上近年来大众对于食安问题日渐关注的情况下,248 农学市集的诞生也替彼此开创了一个桥樑,一个以新视角观察环境与食物的友善管道。

随着科技的进步发展,大家对于食物的顾虑与不安全感却日益增加,更显得248农学市集在定位上的远见与卓越之处。两年后,农学市集在天母建立了第一个门市据点,之后陆续拓展至今日拥有多据点市集与门市的规模。「我想要店都是卖台湾在地的,它的营业额不会比其他人低,那我们就顺其自然做,那时候我们去百货公司 A11设柜,结果我们营业额在那个楼层是最好的。」创办人之一杨儒门说。此次访问的门市是位于迪化街一段 259 号的 248 农学市集,简称「大稻埕 259」,于去年底刚开幕的大稻埕259是农学市集创办以来的第十五个据点,在他的经营下,一栋充满历史故事的古蹟建筑,被温馨的二手家具与农产品完美的融和其中,呈现出一种令人格外亲切的氛围。

杨儒门,曾经的白米炸弹客,对于土地与家乡有着浓厚情感的人。「做任何事情它要能够被讲述啊,你的附加价值可能来自于你的其他一些观感,可能为了土地、为了环境、为了很多东西。」杨儒门说。而关于所谓的价值感,杨儒门表示,因为台湾人的软实力比中国好,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讲白一点就在隔壁,是中国。他的硬体设备一定比我们好,但软实力是比不上台湾的,所以他们脑袋里面没有像台湾一样有那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对于社会环境的观察,杨儒门有着独到的见解,在进驻大稻埕的日子以来,看着越来越多文创相关产业聚集于此,他也提出关于台湾文创产业的一些想法,「需多人在做文创的时候会偏离它的本质,只注重到了钱,但事物的本质才是重点,不见得我们一定要多特别,但要加入个元素跟精神,你要了解这个东西能不能被讲述。」

问及关于经营农学市集是否有所困难之处?杨儒门说,我所做的东西附加了什幺理念?这个意涵中到底值不值得让消费者掏出钱来购买?才是我所关心的。举例来说,在台湾的资本主义中,你发现到很多的东西,对许多人来讲是有价值感的,但在那价值感里面,大家愿不愿意掏出这个钱,跟你去做讲述,这就有关係啦,如果人家不愿意,讲再多也没有效果。对于杨儒门来说,一件事情所蕴含的精神与价值,是最动人也是最值得努力的地方,把事情複杂化的去看,再把它整理地简单化呈现,才是做事应有的态度。访谈最后,杨儒门送给我们一句鼓励的话,「做事要追求两件事,一个是在你要的知识上面可以给你启发,另一个是在实作方面可以给你精进。」在朴实简单的外表下,一位充满故事的说书人给了我们不同的想像。

对于使用惯行农法(注)的农民有何想法?
我并不会反对这些农民在 248 农学市集贩售。那也是农民的一种,要友善环境,是需要时间的,它不会现在马上就改变,改变都需要经过时间,唯一改变不需要时间的就是独裁政权。

注)「惯行农法」:指的是「大家习惯了的农法」。 但从历史上来看,我们所谓的「惯行农法」其实一点都不惯行,大约是从六十、七十年代的绿色革命之后,才开始有农药及化学肥料的使用。也就是说,农药及化学肥料并不是非用不可,反而数千年来,人类一直都是採行有机的作法。

对于现今的台湾社会有何看法?
台湾社会环境变好了,是钱变多了,人民变自由了,但不是观感增加了。所谓的观感,就是你的思想还在原地的时候,但是你的人身自由跟你赚到的钱,已经比你以前想像的还要高很多,所以你的物质已经ok,但你自己跟社会环境的联结,这样的观感并没有改变。所以民主化的过程里面是半民主而已啊,只保障了本身的民主化,没有保障所有人的民主。

关于台湾下一代的未来,有何想法?
台湾老一辈很多人都牺牲过,对我们来讲老一辈的气节跟我们现在人是不同的,差多了啦!老一辈我看过关十五年的、看过关三十五年的,也看过判两次死刑的,他们家里都不是没钱的人耶,有人是日据时代就骑白马去上学的,骑白马去读国民小学,国民小学是日本人才可以去读的。老一辈的人跟现在不一样啦,老一辈的人是风骨气节,就是他们互助的那种观感跟现在是不一样的,现在都嘛是 A 钱自己花而已。

你眼中大稻埕的色彩?
木头的颜色,因为南北货与茶叶跟这个颜色都比较近,杂粮相关的也都跟这个颜色比较近,所以就是大地的颜色。

你的店是什幺色彩?
绿色,跟自然有关。
过去台湾庶民生活都在『亭仔脚』底下包覆着,捡茶、嬉戏、庖丁解牛…,时代过去;如今却成了艺文展演空间。如同阿龙打铁店,日治时期製做武士刀、光复后製作农业用具、今日走向客製化的特殊设计单品,时空与环境的交织变换,人们的行为也随着改变,是变得多彩还是变得黯淡?

笔要有人拿才能动,人要拿笔才能记录,空间要有人才构成。
追溯历史,我们会从文字、建筑去推敲过去生活文化,或许有一天,电子档案会销燬,但书本、建物还能触摸、拾起…。__拾色信也

学生们从"不知道大稻埕在哪里"到可以发想出各种延伸在地精神的作品,当八年级文创设计学子遇上五十年店龄的大稻埕老店家,彼此之间会擦出甚幺样的火花呢?
大稻埕的美丽与哀愁,风华年代的历史色彩
辅大文创系首届毕业展《Who说八稻》
正式开展:2014/04/26~05/04
地点:大稻埕亭仔脚(台北市大同区迪化街一段 356、358 号二楼)
相关网址:《Who说八稻》官方粉丝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