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R生活人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R生活人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粉丝数:539+
浏览量:980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06 22:54:31

Joel Embiid简直就是当代NBA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有着匪夷所思的灵活性的7尺巨星、热爱挑口水的社群网站狂人、以自己的外号冠名费城76人的重建过程(「相信过程」)的救世主。他也在替补席上度过了两年的时光,他的反覆受伤让球迷们为他贴上「水货」的标籤。对于第一次登上GQ电子版封面的大帝,他将会谈谈过去那段黯淡的时光、NBA当中的约会、关于太空的奇思妙想,以及在NBA的「登基」计画。

这就是他,身处丛林,直面雄师。

那时6岁的Joel Embiid还居住在喀麦隆。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被送到远离村庄的地方,这是部落成年礼的一部分。对于当下的他,只有杀戮或被杀两个选项。年轻的小Embiid举起他的长矛,从雄师口中直刺进去。然后,他把狮子的尸体扛在肩上,得意洋洋地回到村子里。正如这个故事描述的一样,从那天起,他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不过,很可惜,这完全就是胡扯。

假如你详细地了解过这位76人明星的往事——或者与和他相熟的人仔细谈谈——这个传奇故事就会浮现在你眼前。这是缠绕在Joel Embiid身上众多奇闻异事中最为老生常谈的一个。他接下来的娓娓道来散发着幽默的魅力,以及展现出7尺躯体内聪明睿智的灵魂。虽然现在的Embiid已经过着一种狂野且奇幻的生活,但我们其实没有必要把这个故事当真。「我常说,‘我的人生就是一部电影,’」Embiid告诉我,「一切瞬息万变。」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眼前的这个男人直到15岁才第一次接触篮球,在24岁的年纪就进入了NBA第一明星梯队,凭藉的是他那代表着未来篮球发展方向的位置模糊的技术特点——虽然在这五个赛季中,他在替补席上养伤的时间比出场时间多。还有一个事实就是,他讲英语的时间少于10年,但他现在已然是NBA联盟当中最毒舌的垃圾话大王、最离经叛道的存在,以及或许是整个网际网路世界中仅存的挑口水之王。他现在已经称得上是全联盟最受欢迎的球员,而且随后也有可能角逐最有价值的球员。他的神奇故事简直可以颠覆你所有可能的想像。

在15岁时,飙涨到了7尺的骨瘦如柴的Embiid第一次参加篮球训练。他花了好几个月时间才说服他的父亲——他担心比赛太危险,所以不让参赛。在训练中,他很快就在某个人头上完成了扣篮。他回忆起那个感觉「很普通,因为我有7尺那幺高。」篮球激发了他的兴趣。他想起2009年洛杉矶湖人和奥兰多魔术的总冠军赛。他在邻居家里看到球员们整场打铁,但Kobe Bryant,似乎投中了每一个球。他想要像那样投篮,而不仅仅只是长得高。但是,长得高却是让他收穫关注的原因。

同为喀麦隆人的现役洛杉矶快艇球员Luc Mbah a Moute邀请他到训练营,引导这位年轻的天才前往他之前就读的位于佛罗里达的高中。随即流言四起。「你见过那个小孩吗?他有罕见的天赋,你能把希望放在这副七尺的躯体上。」总之,他登陆堪萨斯大学,受过伤,然后前往NBA。

人们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未来。他在2014年选秀中,以探花身份加盟76人,身背着复兴「后Iverson时代」颓败的球队的重任。但他还是受伤了。在随后的两年间,他一直坐在场边,人们想着他的身体是不是彻底完了。他在养伤期间成为了社群网站达人——在踏上赛场之前,他在网际网路上已经打出了「名人堂」级别的表现。最终,他登上了赛场,表现得比人们所预期的要出色。未来可期,如传闻所料。他得到了球队1.48亿美金的合约,并成为了全明星。

让我们回到当下,2018-2019赛季的开赛之初。在人们了解到他这种球员的存在之后,Joel Embiid一直深陷在人们巨大的期望的压力之下,他现在似乎彻底地走了出来。因为他不知道他的人生故事会如何收尾,他还不能把故事讲完,我们也不能。这就是说:我们已经闯进了Joel Embiid狂野且真实的人生当中——如同已经发生的事情一样疯狂,而真正有趣的事才刚刚开始。

Joel Embiid的厨房香味四溢——不像是有人在这里煮过东西,更像是有人在这里开了一家Wingstop[注1]小店。果不其然,在大理石柜檯上摆放着两盘鸡翅和三盘卡真[注2]意麵,以及每一个盘子上都有巴西曲奇——「这些都是垃圾。」Embiid边吃边说——羊角麵包、苹果和小柑橘的香味还在身旁迴蕩,忘了说还有牛肉串、可丽饼,以及放在冰箱里面乍看之下难以分辨的食物。

注1:美国大型炸鸡连锁品牌。

注2:卡真(cajun)调料是加拿大、西南美洲一种调料,糅合了法系加拿大、西南美洲,乃至西班牙烹饪风格而形成的独特的传统风味,特色是香浓清淡。

「我的女友要过来。」他告诉我,但这似乎很难解释为什幺这里有这幺巨量的食物。当我问他能否告诉我他在和谁约会,他表示拒绝但回应她「在工作中很出色」。可精力旺盛的网民已经找到她是《运动画刊》的泳装模特Anne de Paula。(Embiid承认身在NBA的约会并非毫无挑战,「你得做好背景调查,」他说道,「你不会想和一个其他NBA球员交往过的女孩结婚……我敢肯定有些球员就这样做了。也许在球场他们会被这样喷垃圾话——他压低了声线——‘嘿,我上过你老婆。’」)

大概十五分钟后,Embiid的保镖Bubs带着一个开派对级别的用铝箔託盘盛放的……鸡肉现身。这看起来有点「过度训练」了——不是针对Joel Embiid的保镖,但这个男人居然带着鸡翅膀过来!此时此刻,我想这里的鸡翅膀应该够了吧——虽然,实话实说,我没有认真数——因为Embiid给了底下41层的每一层的至少一个人鸡翅膀。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7尺2吋的Embiid坐在厨房工作台的一角——一颗橡树伫立在那屏息凝神。他穿着一件印着NBA标誌的Maison Kitsuné[注3]黑白色T恤和一条右腿上印有2018年NBA全明星标誌的黑色乔丹运动短裤,很明显这身拉风的打扮来自于可以授予全联盟最佳的衣柜。

他还戴着一条黑色橡胶手环,上面写着「完成使命,收穫眷顾(ON A MISSION AND BLESSED)」——这来自于放在隔壁的一个大箱子,里面还有很多收藏,包括「所向披靡(UNGUARDABLE)」、「不可阻挡(UNSTOPPABLE)」,以及「相信过程(TRUST THE PROCESS)」。他的头髮——有些分叉打结——像是把他身高顶到7尺4吋。他的下巴有着浓密的鬍渣,与附近的落腮鬍有些不太协调,这是一个过度发育的年轻人的特徵。英语是他所掌握的三种语言之一,从他口中吐出的字句低沉且缓慢,像是混杂在一起,彷彿它们从他的躯干中发出来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已稍显疲惫。

注3:Maison Kitsuné既是一个音乐厂牌也是一个时装品牌,创始人分别是来自音乐圈的法国人Gildas Loaec和从事服装设计的日本人Masaya Kuroki。

他告诉我这些食物来自于他的厨师,后者每週会来送4到5次食物。这位超级运动员这幺做是希望有更加精緻的饮食,为的是能矫正他的饮食习惯。在几年前,有报导称称Embiid喝下了一大罐邓波儿鸡尾酒,这成了人们关注和在网际网路嘲弄的话题。Embiid过去几乎每天都会喝一杯(一杯邓波儿鸡尾酒,不是一大罐),但从那以后就变成只是「偶尔」喝一次了,他边说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似乎在证明他所说的话。(Bill Self是Embiid在堪萨斯大学的教练,他说Embiid是「最不成熟的食客」。他曾经看过:「这个家伙回到家,径直走向一碟布朗尼蛋糕,然后把碟子都拿走了。他会把所有这些蛋糕都吃掉。」)当然,饮食只是他身上众多疑云中的一个,另外一个便是决定他职业生涯是统治还是陨落的因素:身体。

当身体健康时,他表现得前无古人。这并不是因为他所拥有的东西——身高、敏捷、力量——而是他所没有的:笨拙的大个子身上的那种不灵活。像他这幺高的人(例如其他NBA球星,Kevin Durant、Kristaps Porzingis、Anthony Davis)都像是被固定在普拉提核心床(Pilates Reformer)上把身体两端使劲拉才长到这幺高的。而Embiid呢,像是上帝手握滑鼠对着电脑里他的图片沿着对角线截出来的。非同寻常,这就是完美比例的Embiid——不像是那些看起来像树枝般一折就断的瘦骨嶙峋的家伙——但他职业生涯大量的时间都在伤病中度过。

「在喀麦隆,我们对太空一无所知。我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喀麦隆籍的太空人。我想成为这样的人。我想要成为总统,我也想要成为太空人,因为我的数学真的很好。」

背部的伤势让他早早结束在堪萨斯的旅途。由于他的身体所展现出来的天赋,他仍在2014年选秀中被寄予厚望成为状元秀。但是,他脚部的应力性骨折让一些球队望而却步,害怕选中另一个职业生涯在板凳中度过的大个子。有些脆弱的东西——无论他多有前景,还是有多好的臂展——或许都会破碎。

但费城76人还是在第三顺位选中了他。时任总经理Sam Hinkie为费城这支挣扎的球队执行了一整年大胆的计画,他们放弃求胜,为的是得到更高的顺位,并用它们来选到像Embiid这样的球队未来的核心球员。假如这行得通,在两到三年后,他会得到一支有着年轻、潜力无限的拼图的超级球队。这个充满远见的计画后来被称为「过程(The Process)」,而Embiid就是其中的基石。

在用这个珍贵且来自不易的选秀权选中他后,76人寄希望Embiid最多只缺席一年。但在2015年夏天又爆出了一个坏消息:他需要再动一次手术,并连续缺席多一个赛季。Hinkie的「过程」看来是并不奏效,或者需要的时间太长——但这不重要。他在各方压力下提出请辞,Embiid成了众矢之的。除了得面对职业生涯头两年的伤病,Embiid也得应对他弟弟不幸离世的悲痛。他的弟弟在非洲一次失控卡车的事故中丧生。

「我只希望能回家,就像我从来没来过——消失得无影无蹤,然后留在家里。」Embiid说道。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但Embiid还是留了下来。他有充裕的时间,发现了一条特别的化解积压在他伤痕纍纍的背上的对76人的幽怨的方法。社群网站成为现在NBA最重要的一个发声途径——球迷和球员可以在上面看到所有关于联盟的消息、垃圾话,以及他们都能看到的洩露出来的J.R. Smith的私信[注4]。(NBA甚至还有官方推特。)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注4:应是指有一次J.R. Smith在推特上私信一个女生:「you trying to get the pipe? (你想要被X吗?)」,然后在推特上被曝光。

Embiid初次领略NBA推特的强大力量是他在被76人选中并被製作成表情包的那天。由于他脚部受伤,Embiid没有出席选秀,所以在被选中之后,ESPN切到卫星讯号连线身在洛杉矶的他。讯号延迟了,所以Embiid看起来像是坐在那里哑口无言、面无表情,这持续了大概15秒。当然,对一支像76人这幺厄运重重的球队,观众们肯定在想Embiid的缺乏热情是不是对手段拙劣的76人的挖苦嘲讽。推特被各种嘲弄点燃了,他们都会附上这幺一句台词:「内个感觉」——「内个感觉」这句话是给那些不知情的围观群众阅读的——你被费城76人选中了。

关于推特,Embiid把它视为散发个人魅力的天然的发声途径,他的魅力甚至在堪萨斯短暂的一年中就让他大受欢迎——特别是Bill Self教练团的太太们。「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哪一些人喜欢双手拥抱,哪一些人喜欢用左手,又有哪一些人喜欢用右手。」Self真切地回忆道,「他能把观众安排的服服帖帖,只要他推销什幺,他们肯定买帐。他真的就有这幺聪明。」同样地,他也能捕捉到人们的情绪和想法,他很快就摸清了NBA社群网站的世界——充斥着无聊的运动员的刻板的陈词滥调。所以,在某些黑魔法的驱使下,唤醒了他7尺2吋体内沉睡的推特「神之手」和无所畏惧的心。

他邀请Kim Kardashian回覆他的私信(在蕾哈娜之前);他转发了自己选秀的表情包;他给自己取了外号「过程(The Process)」。(Embiid被问及,假如去了别的队伍,他的外号「过程」怎幺办,他回答道,「我想我一辈子都会待在费城。」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在费城没待满五年的人会说的话。)

Embiid的社群网站「鸡尾酒」——混杂了幽默的俏皮话、讽刺和自嘲——让他免于淹没在对他还沉寂在76人板凳席上的指责。像有一次,他上传了一段影片,内容是他在一大群人面前,狠狠地盖了一个可爱的6岁左右的小孩。他为他的「大欺小」配上了这幺一句话:「不用担心这个小男子汉,我们在NBA打过相同的场次,哈哈

「今年,Embiid表示假如没能获得最佳防守球员和MVP,他会很懊恼。Michael Jordan和Hakeem Olajuwon都曾经在一年内收穫这两项大奖。」「能追上这些家伙就太好了」他说道。

当终于得到上场机会时,他的表现也没有太过糟糕。Embiid在职业生涯第三年的2016-17赛季初迎来迟到的首次亮相——距离他上一次在正式比赛中出场已经过去了969天。他想着他肯定会被嘘。但是,人们却对他高呼,「相信过程!」(假如你想要了解他有多受欢迎,问问你自己:除了他之外,还有哪一个自己给自己取的外号被这幺多人接受。)在22分钟的出场时间里,他贡献了20分和7个篮板。

在另一次受伤(半月板撕裂)之前,他另外出战了30场比赛。儘管只有31场比赛,但经过了两年时间的等待。虽然在这两年时间里,金州勇士革新了整个联盟,把比赛节奏、得分和削弱内线球员的重要性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Embiid是来自下一个纬度的球员,在那里没有大个和小个球员之分。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像是Embiid这样在实验室里面「创造」出来的奇蹟,7尺球员既能在进攻端统治禁区,在防守端护框,也能做所有的事:利用敏锐的视野传球、在高速节奏中跑快攻、在一众防守他的傻大个中踏出欧洲步、镭射闪电般的扣篮、投射三分、罚球、在如丝般顺滑的脚步中急停跳投。

76人用一纸为期5年、价值1.48亿美金的合约和他签约。这种事情值得一再尝试。他在到阵的246场比赛中仅仅出场了31场比赛,但是球队认为这31场比赛的卓越表现已经足以授予他一份当家球星的合约。事实证明他们没有错。上个赛季,Embiid场均拿下双十,併入选全明星,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评选中位居次席。这个赛季,他更是放出豪言,假如没能获得最佳防守球员和MVP,他会很懊恼。Michael Jordan和Hakeem Olajuwon都曾经在一年内收穫这两项大奖。「能追上这些家伙就太好了,」他说道。

或许更加重要的是,上赛季的Embiid保持着健康。(虽然由于眼眶骨折,他需要戴一个惊悚的保护面具,而当时他把自己称为「过程魅影(Phantom Of The Process)」。)这对其他球员来说是一个问题——不只是因为他变得势不可挡,也是因为别人没有垃圾话可以喷了。

「有很多家伙,当他们没有什幺(垃圾)话讲,当他们知道他们肯定比不过你,他们就会提到过去的事,说我总是受伤。」他说,「我真的不是一个有受伤倾向的球员,只是有一个伤病耗费了我两年的时间。」

上个赛季,他出战了63场例行赛和8场季后赛。对的,季后赛,这三个字对76人的球迷来说,直到今年春天他们才再次听见,从前的他们只能收穫另外三个字「进不去」。由于LeBron James西渡洛杉矶以及Embiid保持健康,今年76人有望能进入东区决赛。(对于近期Tristan Thompson表示没有LeBron的骑士仍然是东区各队奋力想要击败的对手,Embiid表示;「他只是失心疯了……他是不是傻。」)Embiid这个休赛季努力提高比赛的方方面面。什幺地方进步了?「所有一切。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任何缺陷,真的。我只是在确保我的每一地方都做的完美无缺。」他在今年的开赛之前比其他任何赛季都要健康。在头三场比赛中,他领先球队的场均出场时间(34.3分钟),另外每场比赛能平均拿到28分、接近11个篮板、两次火锅。看来他是对的:「过程」真的是值得相信。

「我现在比去年强多了。」他说,「我望着我自己,唯一能阻挡我的东西就是……」——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不存在。这就是我如此兴奋的原因。」

这个Joel Embiid称之为家的地方是一栋48层的豪华高楼,但他不住在48楼。「我没那幺有钱。」他说,「我所有的钱都寄回非洲了。」(正巧,他刚刚和UA签下了一份新的球鞋合约,具体细节现在还没有披露,但有报导称合约金额不菲,合约当中还包括在喀麦隆和费城举办的慈善活动。)

所以,他勉强在41层住下。这里有属于费城新帝王的景色:站在「市政厅」上,你能看到流光溢彩的时钟像是伫立在街道上特别刺眼的夜灯。他沿着走廊走向他的卧室。他那缓慢的步伐像是在储存体力,特别是在把低筒VANS鞋换成UGG拖鞋过后,他那摇曳的拖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像是来自于生气的小孩(或许下班的运动员)。我环顾四周。

他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他买下了别的地方,但还不能入住——所以这个公寓给人一种只是住在这里的气息。有个房间摆满了盒子。那里有一辆酒吧手推车,但没有酒摆放其中,上面放着一些被框起来的班杰明富兰克林邮票,因为这里是费城!其余的「艺术作品」包括一幅公鸡画、一张小鸟飞翔的照片,以及一张放大的、被框起来的看起来像苹果膝上型电脑桌面、标题或许是「秋天」的照片。在他的公寓的一个昏暗的角落摆放着一叠以Embiid为封面的NBA Live 19,另外还有一本《Tom Brady的12法则(The TB12 Method)》[注5],上面写着:怎样保持一辈子的巅峰状态。他还没读这本书——「我不读书」——但是他还是表示「他在联盟里待了15,20年,」所以他希望能从布雷迪长寿的职业生涯中吸取一些经验。

注5:这本书为Tom Brady自传,书名为译者翻译,并不是官方译名。

这里有一些东西是属于上一个主人的,还有一些是属于Embiid的,但很难说清楚哪件东西是谁的。除了轰然耸立在公寓中间的一件家俱:一张定製的电竞椅,上面印着76人的标誌和「过程」的标语。Embiid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爱好者,有时甚至会连续打上12个小时。在我们前往这个地方之前,他让看门人帮他找一下邮寄过来的PS游戏机。(他其实已经有一部,但他想玩还没发售的FIFA 19,而那部游戏机上预售的下载版玩不了,所以他就要求寄一部新的过来。)

「我喜欢人们喷垃圾话……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他说,「我很高兴人们跟我说,你真的很烂,你不会运球、不会投篮,因为这会让我必须去训练馆训练。」

他补充道这张电竞椅是别人送他的,因为Embiid很明显不喜欢花钱。辅导过包括Embiid在内的众多NBA球员的训练师Drew Hanlen说,在Embiid住在费城的头几年里,他都没有一张沙发,所以他就把几张椅子拼在一起,坐在上面打游戏。

「我说,‘你可是百万富翁啊,买张沙发啊。’」 Hanlen记得他是这幺和Embiid说的,「他这样回答道,‘我不需要把我的钱花在沙发上。’不过最后还是有人送了一张给他,所以呢,他现在就有了一张沙发。」

正如Embiid所说的,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一个中产社群长大的他并没有很多时间打电子游戏。他当时忙于参加体育活动,或者鬼鬼祟祟去运动,又或者在他妈妈抓到他之前,从家里偷偷溜出来去运动。「当我妈找到我的时候,我可就惨了。」他说道。他的父亲——一名军队上校——并不希望他打篮球,部分原因是他担心这项运动身体对抗太激烈,另一部分原因是,在他的设想中,Embiid的未来已经被设定好了:他会去法国打职业排球,这项运动他早早就展现出天赋。

当然,Embiid从小的梦想并不是成为一名排球运动员。他想要成为……太空人,不过这个职业不可能出现在他们中学的招聘会上。「在喀麦隆,我们对太空一无所知。」他说,「我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喀麦隆籍的太空人。我想成为这样的人。我想要成为总统,我也想要成为太空人,因为我的数学真的很好。」

但他终究还是成长为现在的Joel Embiid。他爸爸的态度终于缓和了下来,同意他追寻那个遥不可及的篮球梦,这个行业相比于外太空探索,他们国家还是有前驱的:Luc Mbah a Moute。Embiid受邀参加Mbah a Moute在喀麦隆当地举办的训练营,在那里,他那不可思议的天赋——以及高大到穿不下太空服的身材——让这位NBA球员眼前一亮。Mbah a Moute引导Embiid前往他之前的高中佛罗里达州的蒙特沃德学院(Montverde Academy),在那里度过一个赛季之后,Embiid转学到了佛州另一所高中,滚石学校(The Rock School)[注6]。

注6:由译者本人翻译,并不是官方名称。

Justin Harden当时在滚石学校执教,在蒙特沃德听闻过Embiid的故事,他听说有个新来的家伙看起来像是「冰上小鹿斑比」。在Embiid前往滚石学校一年过后,他那罕见的运动能力渐渐显露出来。Harden记得躲避球和排球对于年轻的Embiid来说,是一个令人可怕的宣洩途径。「他站出来,开始击球的时候,每个人都像是开启灯之后的蟑螂那样四散而逃。他们不想因为这个家伙而刮花脸。」他回忆道。

Harden回忆起有一次他去参加篮球训练——他正巧和一位对Embiid很有兴趣的大学教练通完电话——看到这位大个子站在篮板后面投三分,这个位置很彆扭才能投出漂亮的投篮。老铁,投进去,Harden是这幺想的。然而,Embiid后来又命中了7记投篮,全都在篮板后面出手,而Harden也意识到他这幺做是故意的。这是为了展示这个身形所不可能拥有的运动手感。「这真的令人印象深刻。」Harden说,「这句话我说了很多遍:我真的认为他能做到所有他想做的事。」

Embiid的心智。这是每一个和他近距离共事过的人都会强调的东西,他有着立马学会新技能的非同寻常的能力——这在高中更加明显——除此之外,搭配他的身体天赋,形成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结合体。

打个比方,看看Embiid是怎幺学习投三分的:在YouTube看白人投篮。「听着,我知道这是刻板印象,但是你们在球场上看到过那些看上去普普通通的30岁白人投篮的样子吗?他们的手肘紧收。」Embiid在球星看台[注7]上写了这篇文章。还有大家都知道的,为了完美呈现Hakeem Olajuwon那个极具个人特色的名人堂级别的梦幻脚步,他反覆看一部录影带。假如一个人拥有Olajuwon这种身材和手感,他这种芭蕾舞式的步伐无人可挡。

很明显,Embiid也拥有这些特质——只消问问在内线对位防守他的人就知道——只是一招梦想脚步就晃得他们找不着北。Hanlen表示他一起合作过的大部分球员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习一些新动作,但他们可能要花上几週才能掌握。「而Embiid,他会让我示範10遍。他也会问上几个问题。然后他就会做几遍这个动作,之后他就能全速做这个动作了。」他详细说明,「你隔天就能看到他在实战中、在一对一中展现出这个动作。你会不自觉地摇头感叹道,‘他是怎幺做到的?’」

注7:成立于2014年10月1日的球星看台,是一个以职业球员们释出亲笔文章,描绘个人经历、抒发所思所感为主体的新媒体平台。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Embiid只打了94场NBA比赛,而且由于伤病,他的出场时间很有限。他的星途才刚刚开始。

「像我这样的人从幼儿园开始,每年就会打100,、200场比赛。」Hanlen说,「而他这一辈子,可能只打过150场正式比赛。」

其中一场比赛是上个赛季客场挑战湖人,此役,他独得46分,抓下15个篮板,外加轻鬆写意的7记助攻和7个火锅。他在内线傲视群雄,当然,他还命中了三分和迎面跳投,还利用传球展现了控卫级别的大局观,甚至还用上了让防守者左右为难的优雅的欧洲步。

Embiid表示这场比赛让他意识到人们说他可能成为史上最佳球员的这件事或许能成真。「当你会看录影带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你每晚都能做到。」他说,「像这样无人可挡。」

在那晚的赛后採访中,Embiid被问到他现在的健康状况如何;场边的记者想要一个百分比。「69%」他回答道,随后他表示,他来自非洲,不知道「为什幺人们觉得这个数字很好笑。」

Embiid深度访谈: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我还有

假如你问Embiid他有多高,他会对你撒谎。「我喜欢说6尺11。」他告诉我,然后用更加肯定的语气说道,「我身高6尺11。」

他和我分别坐在相邻的红色高脚凳上。我的双脚架在底部的横槓上。他的17码(美国鞋码)大脚还徜徉在舒适的UGG拖鞋里,并且平坦在地面上,他的双腿摺叠成形成一个完美的直角。我似乎提醒了他一些计画要做的重要的事情,他拿起手机——就像一支小舟漂在手掌的海洋中——给76人公共关係部高阶主管Patrick Rees发了一条简讯:「确保他们今年把我的身高写成6尺11,哈哈哈哈。」(在76人的官方名单中,他的身高一般会是7’0″ 或 7’2″,可能是因为他的髮型都不会变,Rees后来告诉我,「因为他不是6’11″。」)

「人们总是把我归为大个球员。」Embiid说道,「我做了所有后卫在篮球场上会做的事,所以我想让球场上的位置变得更加模糊。」

对于NBA球员,这种事情并不新奇。大个球员不喜欢被划成大个球员是因为害怕别人觉得他们是傻大个。虽然Embiid成为「拒绝承认有84英吋(213cm)那幺高」的NBA传奇巨星行列(其中包括Kevin Durant、Kevin Garnett和Bill Walton)中的一员,但像他这幺粗壮的身材,想要加入其中似乎非常困难。

「我总在分析每一个人…….有些人跟我讲话,我表现得听不懂或者漫不经心,但实际上我都听见了。我观察他们,我洞悉一切。」

他想要看起来更矮的基本目的是为了撕掉贴在他身上的他所不情愿的中锋的标籤。在NBA最佳阵容和最佳防守阵容中只有一个席位留给中锋。而有三个席位留给前锋/中锋(在今年休赛期,他改了官方位置)。但Embiid也很在意别人的视觉体验。他觉得,成为一个总在低位出没的速度很慢的彪形大汉肯定会让那些讨厌他的人认为他做不到那些小个子能做的事。而他从憎恨中得到成长。

「我喜欢人们喷垃圾话,我喜欢人们说我做不到这件事。我喜欢人们告诉我,我会‘水掉’。」他说,「我很高兴人们跟我说,你烂死了,你不会运球、不会投篮,因为这会让我必须去训练馆训练。」

Embiid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这样一个形象:自信、镇定自若、刀枪不入。这样的一个家伙触动了网际网路世界的中心——他会穿着球衣去酒吧、或者在费城的夜晚在路上慢跑、又或是出现在公园,在某个极其普通的白人头上投篮(所有滑稽行为都被人拍了下来,在推特上传播,而且总会被附上一大堆「笑哭」的表情。)但当他坐在你对面时,你不会发现这是同一个人。直到现在他还表示他还很害怕接近陌生人和问路。眼前的他有些羞涩、沉默、不愿袒露心声。在我们的交谈中,他有时表现得坐立难安——把上衣揉成一团、扯起裤子、双脚在地上前后乱晃、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扣在一起和另一只也这幺做的手结成一张网、深棕色的双眸直视走廊。

「我没有任何信任的问题,但对我来说,相信他人有点困难。」他说道,「我总在分析每一个人……有些人跟我讲话,我表现得听不懂或者漫不经心,但实际上我都听见了。我观察他们,我洞悉一切。」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现世中的形象和真实的自己总有出入。Joel Embiid也不例外。他知道如何为自己撰写人们乐于传播的故事。虽然人们已经开始留意Embiid所刻意塑造的独一无二的形象,但他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一切。他是个说着杀过狮子、恢复69%健康的俏皮话,在YouTube上看「白人投三分」的没心没肺的家伙。他也是个知道我们爱看什幺、已经洞悉网路流行祕诀的网民。他更是个渴望成功、先是花几个小时在YouTube上看白人投三分然后花更多时间在训练馆练习的球员。在这个为人所熟知的Joel Embiid的另一面是一个比我们大家所认为的更加成熟的他——一个至少在乎一些事情的他。他的朋友Michael D. Ratner记得,曾经在几年前的派对上见过这一面的他,当时,他仍在养伤。

那是在洛杉矶,大约有30个人参加。Ratner从人群走出来遇到了独自坐在昏暗的房间的Embiid。他走过去坐在隔壁,问Embiid最近怎幺样。Embiid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直在默默地滑动他的手机。然后,他指着手机让Ratner看。Embiid在找和他相关的推特,他看到一条接一条骂他废物的内容。Ratner说他对一条推特印象最为深刻,这条推特称Embiid是因膝盖受伤而断送职业生涯的2007年状元Greg Oden。

Ratner最近和Embiid一起出去吃饭时,他告诉Embiid,当他看到Embiid现在在赛场上大杀四方时,总会想起那个在黑暗角落的时刻。「你当时完全可以放弃。」他和Embiid说,「但你却把这些负面情绪当作你的动力。」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意识到Embiid的脸正埋在他自己的上衣。他哭了,就在餐厅之中。Ratner在想Embiid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因为,怎幺说,他是现在的「Embiid」了,不是过去的那个他。

Embiid记得那个夜晚——以及当时的他是如何被人质疑的。「人们在我身上找乐子,说我是‘水货’,说我完蛋了,说我永远都打不了NBA。」他说。这是他唯一看起来比较有活力的时刻,此时我和他一起坐在高呼「相信过程」的城市之上。「我不会认为所有事情都理所当然。我很感激。我每天都会感谢上帝。看看现在的我,我们坐在这里谈论远大的前景,我也成为联盟前十的球员,而且整个城市都在支持我。这些我从来都没奢望过。」

这是真的。Embiid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记得吗?他想成为太空人。不过,他却跌跌撞撞地成为了这个星球最强大的运动员之一。但他心里还是怀着前往太空的幻想。

他清楚这非常困难。他是上一年造访NASA时认清这个事实的,他绝对塞不进宇宙飞船。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数学。Embiid表示他不清楚他对数字还敏不敏感。但他没有被吓到。他觉得总有一些专案可以帮助他完成NASA之旅。自信心不断膨胀的Embiid表示只要他完成工作(在别人头上扣篮),他很「容易」就能弄懂火箭科学。虽然障碍重重,但他认为假如他投入了时间,估计在一年半过后,他能成为进入太空的第一位身高7尺的太空人。

「我现在只是太忙了。」他说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