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R生活人 >13+3肖像画家遗憾没参与伞运 「灰,都要出分力」 >
13+3肖像画家遗憾没参与伞运 「灰,都要出分力」
R生活人

13+3肖像画家遗憾没参与伞运 「灰,都要出分力」

粉丝数:690+
浏览量:2119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8-07 19:00:37

游乐笔下被囚16人的水彩画作,在上周雨伞运动3周年集会中首次展出。何君健摄

上周雨伞运动3周年,人们再聚「连侬墙」出席纪念活动。当日,除了一把把黄伞再现,身在狱中的「双学三子」、「东北案十三子」,他们的脸孔透过一张张的水彩画,重现昔日的金钟佔领区。这些画作是艺术家游乐,花了几晚通宵赶工完成。

2014年伞运79日,游乐因身在澳洲,并无参与佔领。3年前贴满便条纸的「连侬墙」、挂满横额的行人天桥,游乐都未有亲身见证。虽然他未曾走过佔领区,在9.28发放催泪弹后几天,他与其他留澳的香港人,自製雨伞运动宣传单张,在澳洲珀斯四处游走,希望突破地域界限,与香港人一同经历这场佔领运动。

伞运过后,香港变得不一样,游乐对香港的未来感到越来越灰,不过他选择透过绘画,继续纪录香港所经历的社会大事。他希望,这16张笑容灿烂、色调温暖的水彩画,能提醒香港和他,不要忘记初衷。

游乐身后的水彩画作,现在油麻地「碧波押」展出。何君健摄

伞运3周年集会过后,游乐的画作暂时在油麻地的社区艺术空间「碧波押」展出。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在画中笑得灿烂,部份人的样貌比现在更为青涩,游乐说:「我係突登拣佢哋比较开心嘅样,有啲係用啱啱出嚟抗争时嘅相、旧少少嘅相。譬如阿铭(黄浩铭)呢张係比较旧,係佢几后生时嘅相,依家就肥少少,髮型都唔同咗。」、「我想remind每一个人嘅初衷,因为每一个人做抗争,都有一个出发点。」

「我本身都有呢个谂法想画,之后《社区公民约章》搵我画其中4个人,我觉得唔好,一画就画晒。」为了赶及在3周年集会展出,游乐花了几晚通宵,一口气将16人画齐,「一张用2、3个钟画,我谂有3日係狂画,画到夜晚凌晨4点,有啲画到第二朝。」

「最难画係何洁泓,係技术上问题,因为女仔通常冇咁多明确特徵,通常后生女、靓女都係差唔多样。例如陈白山就易画好多,轮廓突出。」

众多画作中,梁晓旸的肖像画(最右)是游乐第一张作品。何君健摄

画中一张张笑脸现已身处监狱,30岁的游乐在绘画时也感到难受:「画黄之锋嘅感受较深,佢年纪比我细,但承受嘅压力、面对嘅嘢相对大好多,自己除咗画画,冇咩做到。」除了目前被判监的16人,游乐打算继续为社运抗争被捕者绘像,早前围堵港大校委会被判社会服务令的冯敬恩,是他最近完成的一幅画作。他亦打算将画作送给各个当事人。

游乐现职自由绘画及设计师,十多岁时已爱上绘画。他的作品种类多元,水彩、水墨、似颜绘等都是他的拿手作。他锺情水墨画,左手手臂上有一大片书法字体的纹身。除了醉心绘画,他不时留意有关社会运动的新闻,2006年社民连成立时,是他首次感到香港出现新希望,有出席当时的造势大会。

游乐说话时,声音很小,回答问题的速度也不快,予人感觉斯文。不过,在政治上,他并不赞同「斯文」,2011年社民连梁国雄冲击替补机制论坛时,他也有份在外围声援,「我觉得冲击係一个姿态,反威权、反政府嘅一个姿态,觉得民主党嗰啲太peace。」

游乐是网上电台「人民电台」忠实听众,「嗰阵网上电台对我影响较深,听萧若元、黄毓民开咪。嗰排蕴酿佔中,一直跟开网台,个个星期都讲。好得意,人民力量觉得佔中一定唔会发生,但最后又startup咗。」佔领运动在2014年9月爆发,但游乐当时已经离开香港。有个建筑学位、原本做室内设计的他,2014年获批工作假期,8月辞职飞往澳洲珀斯,与伞运擦身而过。

眼见87枚催泪弹在金钟伤尽港人之心,游乐决定,与其他身处珀斯、同住一间房屋的香港人,在当地宣传雨伞运动,「觉得澳洲华人唔知发生咩事,澳洲好多华人免费报纸,除咗《大纪元》,全部清一色係红底。报纸描写係『暴动』,根本上係文汇、大公嘅copy。我哋觉得有需要反映事实,究竟香港发生咩事。」于是,他们4、5个香港人联手,有人负责写文,有人负责印刷,游乐负责设计及排版,将伞运的因由、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愿望写在传单上。几日后,他们开始驾车,在珀斯四处游走,又特意到各间大学及大使馆派发传单,希望更多人留意伞运。

游乐与其他香港人,2014年在澳洲派发传单讲述伞运,希望更多人留意。受访者提供

在澳洲宣传伞运,支持与鼓励的声音往往来自金髮蓝眼的澳洲人。相反,居于当地的华人,尤其年长一辈,对伞运却颇为反感,「有啲华人说:『你走啊,唔好係到搞事。』好难同佢哋再倾,第一句已经话你汉奸、搞乱档,咁唔同佢纠缠啦。都好和平嘅,只係指住你闹。」、「不过都有华人支持,譬如我哋呢代过咗去,根本冇个sense,唔知共产党做紧乜嘢、唔知雨伞运动究竟係咩。听完我讲会有新睇法,想了解多啲。」

派发传单的行动维持2、3日,游乐将剩余的传单摆放在自己的绘画摊档档口,在开档绘画的同时,希望有人能拾起单张,了解更多雨伞运动的事。

游乐记得,立即放弃工作假期、返回香港参与佔领运动的想法,曾多次在他脑海中出现,不过最终没有成事,「以前示威游行,通常唱首歌就完,今次估唔到咁耐,本身expect最多last一个月。哇,点知越嚟越耐。」、「当时好似人哋买大细咁,觉得应该都差唔多完,但係一直都仲work紧。」、「而且嗰时洗晒啲钱,冇乜钱买机票,有顾虑。啱啱开始(工作假期),走又好奇怪。」直至雨伞运动结束,游乐都未能参与其中,「冇参与,感到遗憾,香港近10年最大件事,冇经历到,好后悔自己冇返嚟。」

结束工作假期后,他返回香港,政治气氛已经变得不一样,「见到议员被DQ嗰吓,係想将电视机都打爆佢,民选㗎嘛,咁都可以褫夺议席。DQ梁游已经好嬲,后尾直头不知所谓,政府冇得救。」直到双学三子被判刑,游乐的情绪跌入谷底,对于香港,他坦言「好灰」,「我觉得冇乜希望,唔正面,绝对唔正面。雨伞咁样都当你冇到,就算你再搞一场再大(规模的抗争),都冇用,拉晒你哋入去。」

坦言「好灰」的游乐,表示不会放弃参加社会运动。何君健摄

不过,口里说灰的游乐,依旧参与大大小小的游行集会,继续透过绘画,记录社会运动中的一点一滴。最近声援入狱抗争者的游行中,游乐亦有到场参与,并画下示威人士的身影,「我未解释到点解会继续去。咁,灰都要做嘅。」、「我都係画画啫,相对成本唔係咁大,自己又锺意,都希望出分力。」

目前,游乐正专心记录将被逼迁的横洲三村村民,画下他们在横洲生活的日子,他也打算以油画方式,为928催泪弹一幕留下纪录。「我觉得艺术係会帮到运动,虽然可能未必好多。艺术係可以改变到社会,一个社会人文究竟有冇美感,艺术係好紧要。有冇艺术,同修养都有关係,人嘅品格亦能够因而改变。」

「我觉得香港未来真係唔乐观㗎,不过都尽力去做啦。」

游乐透过绘画,记下横洲村民在村内烧烤的情景,画中亦有他执笔作画的身影出现。何君健摄

相关推荐